张家界国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兴建孔子大学是万利而亦有“害”

时间:2019-04-03 10:19 来源:未知  作者:张家界国学网  点击:次
    据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向大会提交了题为“关于在曲阜建设孔子大学的建议”。
    实际上,2018年全国两会时,杨朝明已经提交过兴建孔子大学的提案了。 

    杨朝明作为一位在国际上亦有不小影响力的文化学者,为何要持之以恒地建言兴建孔子大学呢?

    稍安勿躁,请列位看官先跟愚下共同回首一下近代中国历史及其相关者。

    鸦片战争后,即一百多年前,太平天国的官兵每占领一地,往往就会如同吃错药似地砸碎孔子牌位、推倒孔子像、焚烧孔庙;而且,会时常像疯子一样地将儒家经典全部烧毁。占领南京后,还将孔庙改为屠宰场,把孔子牌位扔到马厩、猪圈里。甚至,大凡有私藏或阅读孔子及其传人之“妖书”者,都会被斩首。


    由此可见,原本熟读四书五经然却屡应科举不中的洪秀全,以及其多为文盲的或真或假之信徒们,客观上真是把孔子及其儒家文化视为“妖魔鬼怪”了。


    凡是跟孔子相关的一切被干掉以后,洪秀全意淫出来的“拜上帝教”,就彻底成为维系太平天国阳寿的不二法器了。 然而,真可谓人算不如天算:仅仅维系了十四个春秋,洪秀全的江山就被“拜上帝教”给拖到太平洋里喂食鱼虾海怪去了。同时,洪秀全及其徒子徒孙们也都到“上帝”那里报到去了。

    至于“上帝”是否承认了传说中的“次子”洪秀全及其带去的信众、子民,而是否派使者将这些离经叛道者押解到山东曲阜去向孔子负荆请罪了,正史或野史都没有记载。但是,以孔子为代表的华夏诸多老祖宗肯定都不会收留任何的怪力乱神,因为其生前就一直主张“敬鬼神而远之”。换言之,以“批孔”起家,进而坐拥天下的洪秀全,以及其诸多铁粉归天后,是不是成为孤魂野鬼了,文献上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录。因此,我们一般只能依据有些学说或生活经验去想象或推测这段与众不同的历史结局了。


    实际上,明眼人都深知洪秀全之所以“批孔”,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要将“拜上帝教”这尊洋神抬到圣坛上——自以为孔子挡了其上帝“次子”掌握天下权柄的道儿,以更好地为其坐稳龙椅的政治需要服务,而跟中华古圣先贤及其留给我们的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本身几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在似乎无人知晓洪秀全及其信徒是不是早已沦为孤魂野鬼的大背景下,面对西方列强的洋枪洋炮,不仅当时的庙堂之人被吓得屁股尿流,而且诸如陈独秀、胡适和鲁迅之类的不少海归,以及土生土长的一些社会名流,也基本都是一个劲儿地朝着西方列强或日本等国的洋大人点头又哈腰,甚至是变着法儿地一味跪舔之。


    前述此类人,其实也大都心知肚明洪秀全“批孔”的真实用意究竟是什么。但是,他们还是将近代中国落伍,而被西方列强打得满地找牙、基本没有招架之力的根本责任,几乎全部都推到了中华传统文化,特别是孔子的身上。这,事实上就是“司马昭之心”、“指鹿为马”、找个“背锅侠”之类的。当然,在提出“ 救国救民”之类的口号者里面,有些仅仅只是属于思想水平不够、认知能力不足的问题。


    于是乎,早就被洪秀全及其信徒们玩过的类似政治游戏,在百年前又一次次在更大的范围内横冲直撞而流行起来。同时,“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响彻寰宇。这些,后来被美其名曰“新文化运动”之类的,而成为百年来众多中国人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变成了一些人的功名、吃饭碗或乌纱帽。


    但是,面对“批孔”的狂潮,晚清思想家冯桂芬在其所著的《校邠庐抗议》一书中则直言道:“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其后,即1898年,晚清名臣张之洞在其《劝学篇》一书,更是全面阐释了 “中学为内学,西学为外学,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的观点,主张先明内学,然后择西学以用之。


    然而,在众多思想水平不够、认识能力不足或不少各怀鬼胎者的误导或诱导下,“西学东渐”之风愈吹愈烈,进而导致越来越多的国人在精神上日益依赖西方,乃至不惜数典忘祖地拼命跪舔西方。其中有些知识精英或政客等群体,在其思想文化上、精神世界里索性彻彻底底地做了“自宫奴”。故此,经过多年的浴血奋战,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虽然赶走了西方列强,也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了,但是,冯桂芬、张之洞等智者的真知灼见,则被“革命大潮”或“历史逆流”冲击得差点儿烟消云散。


    尤其悲哀的是,几十年前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更为浩大的“批孔”运动接踵而至。结果,孔子、儒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几乎全部被无数狂热的国人一次次地集体性践踏或撕咬,而予以鞭尸三百。进而,导致中华传统美德等人类文明成果在很大层面上荡然无存。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你懂的”的那段社会生态和庙堂形态都相当畸形的年月里,包括熟读孔子,而内心深处高度认可包括儒学等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及中华传统美德的一些高级知识分子或社会名流,也纷纷像其他人一样地跳起了“忠字舞”,而将其应有的风骨基本上都扔到江河大海中喂食王八一类的玩意儿去了。


    譬如,一代文学巨匠巴金就以“萧甘”为笔名,抛出了一枚名为《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之重磅炸弹,而误炸了无数国人,并造成了极其深远的负面影响。


    众所周知,一直到21世纪的今天,包括某些学人、社会精英等在内的众多国人,在提及孔子、儒学、中华传统文化等时,往往还会把源自《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之类的文章或其它歪曲之作中大力抹黑孔子、肆意阉割中华传统文化或传统美德,以及颠倒是非、混淆视听的各种“超级黑”,抬出来“力证”孔子的所谓罪恶,“佐证”中华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的所谓罪恶。 

    非常滑稽而相当悲哀的是,百年来无数国人都在时不时地“批孔”,但包括为数不少的“精英”在内的这些人,大多连孔子这些古圣先贤的真正的核心思想或历史贡献等基本都一无所知,甚至连孔子、老子等古圣先贤究竟是哪个时代的人都没有搞清楚,就在哪里拼命,甚至是犹如歇斯底里似地予以批判,予以彻底否定,而于客观上纷纷成为文化、思想、精神层面的“自宫奴”——除了跪舔各色洋大人,就是口诛笔伐以孔子为代表的古圣先贤及其留给我们的中华传统文化或传统美德。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即孔子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面旗帜和世界文化名人,其对全球作出的巨大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任何力量都无法磨灭掉或永远掩盖住的。因此,几千年来全球华人普遍尊奉孔子为“文圣”、“万世师表”、“大成至圣文宣王”;而且,随着中外交流的不断深入,最近几百年来西方不少思想大家或大学者,也纷纷盛赞孔子,以及儒家文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德。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冲击,不少国人更是普遍以为,美国就是天堂之国,就是世界文明成果之最大化身,就是人类追求的至高精神境界之所在。但殊不知,被美国前总统林肯誉为“美国的孔子”、“美国文明之父”(确立美国文化精神的代表人物)的世界著名思想家、作家、诗人爱默生则点赞道:“孔子是全世界各民族的光荣”。


    人所共知,被誉为“近世以来最伟大的历史学家”的阿诺德·约瑟夫·汤恩比,在深入研究世界26个主要民族的兴起与衰落史之后,不仅编写了被评价为“现代学者最伟大的成就”之巨著《历史研究》,而且直言道:19世纪是英国人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人的世纪,而21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之所以说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主要是指中国的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教引领人类走出迷误和苦难,走向和平安定的康庄大道。同时,他还认为,以中华文化为主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将是人类未来最美好和永恒的新文化。 


   启蒙运动,是反对封建贵族的专制主义统治,弘扬人文主义精神的思想解放运动,是所谓的“西方中心论”得以主宰世界几百年的最大根基之所在。其席卷了当时欧洲所有的主要国家,而其中心在法国。法国的启蒙运动以法国“百科全书派”为核心,包括狄德罗(百科全书发起者)、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霍尔巴哈、拉梅特里、爱尔维修、波维尔、魁奈等一批杰出思想家。

    并且,事实诚如著名学者叶廷芳所言,17、18世纪是欧洲近代哲学的高峰时期,德国是这个峰巅的所在地:康德、黑格尔、谢林等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都在德国,而莱布尼茨则是他们的先驱。


    但是,如今无数中国人基本都不知道,甚至不敢相信的是,大量证据或铁的事实证明,让欧洲人、西方人真正走上世界舞台的启蒙运动,其最大的思想武器、精神力量之源泉则是古老的中国,而非后世西方伪造的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之类的。换言之,伏尔泰、莱布尼茨等等欧洲启蒙运动的大思想家,基本都是孔子的超级粉丝,都是中国儒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追随者。也就是说,为了发起或推动启蒙运动,欧洲启蒙思想家差不多都是从孔子、中国儒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跟前找寻思想武器、精神力量的。


    比如,被称为“欧洲思想王子”,而是欧洲公认的思想领袖和导师之伏尔泰,就将中国视为人类社会最好的标本,而言中国是“举世最优美、最古老、最广袤、人口最多而且治理最好的国家。”同时,伏尔泰把孔子的儒家学说看做他心目中的自然神论,认为这种以遵循自然规律为原则的“理性宗教”足以取代盛行于西方的带有迷信色彩的“神示宗教”。在伏尔泰看来,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啻是道德的最高准则,应当成为每个人的座右铭。


    简言之,是孔子,是中国儒家,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通过伏尔泰们的嘴或笔,间接地于思想上领导了欧洲启蒙运动,而促使西方文明得以真正地生根发芽、落地开花,进而影响了全球几百年的历史进程。

    然后来由于殖民需要,由于自我过于包装的需要,经过西方几百年的集体性掩盖或伪造,在欧洲劲吹了100多年而帮助其掀起、推动启蒙运动的“中国风”,就算时至今日也鲜有国人知情了;并且,与此密切相关的是,所谓的“西方中心论”在某些力量的不断推动下,则普遍成为世人的共识了。


    尽管如此,然谁都无法否认的是,日本和韩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十分推崇以孔子为代表的古圣先贤、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且,现在世界上真正意识到孔子之伟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博大精深的西方人也越来越多。 

    诚然,百年来一心朝向西方的国人之中,大多数都是善意的,其初心都是想让中国变得更加强大,而民众生活得更加美好,且摆脱被西方列强宰割或由西方主导的命运,并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大放异彩。

    但是,不少国人在其内心,或于外在表现上纷纷抹黑孔子、肆意践踏或阉割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歪曲中华传统美德等,并非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跟西方几百年的刻意为之密切相关。


    例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其撰写的《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就明确指出:“当有一天中国的年青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 

    显然,以“西方中心论”或“美国中心论”,彻底取代事实上存在了几千年“东方中心论”——目前中国在某些层面、某些领域落后于西方是另外一回事,以主导全球话语权、完全主宰世界命运,是西方国家的官方行为,而非只是简单的中西文化交流或学术问题之类的。对此,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中国民间层面,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

    谈到孔子,很多人之所以否认或恨不得鞭尸三百之,基本都是声称或以为孔子是在维护专制。实际上,这是天大的误会、国际玩笑。


    首先,古代中国的君主制跟西方古代的专制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是基于天道生发出来的,即主张“君权天授”、“替天行道”,意为君王如果顺天应人,那么其则可在位替天造福苍生,否则就得滚下龙椅或被推上断头台;是讲“为政以德”的,是强调“政者,正也”的。后者则是宣称“君权神授”,即严重缺乏人性、并不尊重人权,君王的一切行政作为或个人言行皆是假借“神”之名而肆意为之,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其属下或民众只能永远地臣服之。因此,在君权和神权高度统一的不断超级高压下,忍无可忍而从古老的中国获得了思想武器、找寻到精神力量的欧洲思想家和其他社会群体,才先后掀起了文艺复兴运动和启蒙运动。 

    其次,孔子一生主张的是“克己复礼”,而其所复之礼,乃为周礼。其最为重要的特征之一是“封土建国”,以行“敬天爱民”、“明德慎罚”之大道。这跟孔子辞世200多年后,即秦朝开始建立而被后世不断改革的君主制,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

    在此需要特别强调一点,人们常说孔子、古代中国是倡导人治,而不主张法治的。这,实际上是一种无知、一种误读或一种曲解。因为,中华法系渊源流长——从时间和内容等方面把古代西方不知道甩出了多少条街,而“中国司法鼻祖”皋陶早就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天人合一的德法并治之理念,且孔子主张“恢复周礼”本身就包含着礼治、德治之形式的法治内容。

    除此以外,“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之类的说法,也是国人恶心、反感多年的。因此,不少国人特别反感孔子,而恨不得把孔子及其老祖宗的坟都挖掉。但是,实际上这些鬼话或是戏文,或是某些无知者或别有用心者强行让孔子背上的“黑锅”。相反,孔子主张君臣之间皆有义务,都必须要合乎于道。也就是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若不尊重臣,则臣大可不必效忠于君。所谓“君君,臣臣”、“君不君,则臣不臣”,讲的就是这意思。孔子还认为,“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君主必须接受“道”的约束。如果君主的行事违背了“道”,那么作为臣子也可以随时解除君臣关系。


    在这里,再顺带着提一下作为孔子传人的“亚圣”孟子。其在孔子基础之上,更进一步地指出,异姓之卿,“君有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去”;贵戚之卿,“君有大过则谏,反覆之而不听,则易位”。意思就是说,如果君不君,则臣可提出批评;如果君不听,则异姓之卿可自行解除君臣关系,贵戚之卿更是可废掉君主,另立新君。孟子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若君主无道,臣民甚至可以起而革命,“诛一独夫”。甚至,孟子还明言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显而易见,无论是孔子,还是其传人孟子,都是中国公知的祖师爷。然悲哀的是,如今读了几本西方著作的某些公知,则普遍视孔子、孟子为其仇敌,而误导社会、误导民众,而企图从文化、思想、精神上将孔子、孟子推上十字架或五马分尸的现场。


    事实上,近代中国之所以落伍,究其根本原因,恰恰是众多不肖子孙,特别是晚清的最高领导人、行政者们,普遍离经叛道太久,几乎全然忘记了包括孔子等在内的诸多古圣先贤的谆谆教诲,而导致各种形式的贪污腐败之风愈演愈烈,而一般民众的日子也往往非常艰难,社会动荡不安......是故,方给了西方列强以可乘之机。

    回首近代以来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以及相关者至此,明眼人应该已经非常清楚前述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了。


    不过,我们不妨再看看杨朝明的解答:建设一所特色鲜明的“孔子”高等院校,是更好地弘扬传统、掌握儒学话语权,在世界儒学传播中居于主动地位的重要举措。“未来的‘孔子大学’可以作为联系全球华人的精神纽带,以及海外华侨子女传统文化学习的中心。”孔子思想对国家治理、党风廉政建设、个人道德修养都有重要价值,我国的社会治理也需要一所“孔子大学”。 


    另据3月12日香港卫视报道,杨朝明表示,中国传统的大学之道,首先在于明德。每个人的德性,都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如果大家一起明德,社会就会达到理想的境界。中国人从历史一步步走到今天,需要树立我们的文化自信;树立文化自信,必须要了解我们文化的历史和现状,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孔子儒学的关系,建设孔子大学是时代的需要。

    实话实话,杨朝明的直言还比较保守或有些含蓄,当然,亦或是限于某些原因而未能通过媒体将其提案中的其它内容或理由一一详谈出来。

    客观而论,兴建孔子大学更有利于医治不少华人身患的“自宫奴”之病,喜好的“跪舔”洋大人之疾,而“自宫奴”、 “跪舔”洋大人之病患,可谓是精神病的特殊表现。其不仅危害个体、家庭,更是严重危害中华民族、中国社会、华人世界。换言之,兴建孔子大学更有利于中华民族之精神的重新塑造,更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一言以蔽之,兴建孔子大学是万利。然,万事万物皆有利害。那么,兴建孔子大学的“害”在何处呢?

    直言不讳地说,其“害”处不少。譬如,某些“自宫奴”、“跪舔”洋大人一族,可能会由于兴建孔子大学而痛不欲生,甚至失去功名、饭碗或乌纱帽。又如,活着的或死去的都在苦盼着,“中国的年青人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之梦想的尼克松们,有可能会被折磨得睡不着觉,或者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以便于狠揍昔日那些拿了其美钞而办事不力的中国各色“推墙党”。


    是故,笔者罗竖一认为,兴建孔子大学是万利而亦有“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地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大庸桥街道月亮岛社区十一组

【主办单位】:张家界市国学教育研究会(全国社会科学普及基地、湖南省社会科学普及基地、张家界“孔子学堂”)

建站日期:2008年8月8日 联系我们: zjjgxw@163.com TEL:0744-8266098

湘ICP备09022261号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