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国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心慈善 > 爱心故事 >

李孟轩:守望乡村孩子的未来(乡村人物)

时间:2011-11-06 14:5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赵梓斌文并摄  点击:次
    编者按: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在乡村,乡村教师不仅教会了孩子们读书识字,也为他们开启了一扇了解外面世界的大门。乡土社会的变迁,给曾经最受尊敬的乡村教师的生活境遇带来了变化。如今,他们的身份困惑解决了吗,向往的培训得到了吗,生活有了保障吗,本报记者为我们讲述一位乡村教师的生活故事。

 
  10月13日。 
  早上6点,天刚蒙蒙亮,李孟轩已准时出现在留贯明德小学的操场上; 
  6点10分,学生们开始跑操,20分钟后,他们将进入到教室上自习,趁着这个功夫,李孟轩到学校食堂开始检查学生的早餐准备情况,并安排好学生一天的食谱; 
  7点,学生到食堂就餐,李孟轩就在旁边看着学生们打饭,然后和学生们一同就餐; 
  7点半,看着学生们陆续进入教室学习,他又走进学生的宿舍,查看查看卫生,检查检查床铺,看是否有松动的床板会掉下来砸到下铺的学生……就这样,李孟轩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李孟轩是河北省武强县留贯明德小学的一名普通乡村教师,从第一次站上讲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6个年头。26年里,李孟轩从村里的教学点转到了县里的寄宿制学校,从代课教师转为了正式教师。他先后带了22个六年级毕业班,当年一些学生的孩子如今又成了他的学生;18次上了县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和模范个人光荣册,曾被评为河北省师德先进个人。直到去年,由于身体原因才离开了一线教学岗位,帮助学校管理学生安全工作,每周还要为学生们上6节安全教育课。
  选择教师这个行业是他一生最宝贵的财富,过低的收入也曾让他动摇过,但与学生深厚的感情让他选择了坚守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觉得选择教师这个行业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今年48岁的李孟轩对26年前的选择充满自豪。 
  1985年,李孟轩22岁,高考失利后,一连几天走不出抑郁的心情,躺在家里的炕上苦想着今后的打算。就在这个时候,村支书梁彦杰找到他说:“孟轩,你高中毕业,也算是咱们村的高材生了,现在咱们乡李德庄联校缺一名语文教师,城里的老师都嫌远不愿来,你来代课,教教咱的孩子们吧。”就这样,李孟轩走进学校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 
  “我家就在李德庄,隶属当时的留贯乡,距县城50多里地,穷不说,路还不好走,城里的老师没有一个愿意留在这里。”李孟轩感叹着,学校里一共只有3名老师,要负责学生们全部的课程,李德庄周边四个村只有这一所小学,老师们教学就靠着一块黑板、一支粉笔,再无其他教学工具。 
  李孟轩坦言自己当初也动摇过,“当时的代课工资每月只有36块钱,一个月的工资买两袋化肥基本上就花光了。一个男人是家里的支柱,可我家却入不敷出。”妻子眼看着别人一个个靠着做买卖富了起来,盖了新房,几次劝说他放弃这份工作和别人一样去学做生意,但他却一直坚持着。 
  李孟轩回忆,有一年冬天在去给学校买涂料的路上遇上同学,听着人家描述着如何通过做生意让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自己真有些抬不起头来,心里想着这回这老师说什么也不干了。可回到学校,班上的同学见到李老师拎着涂料的手冻得发紫,赶忙拿过来一个暖水袋让他焐着,李孟轩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有这么好的学生,我不能让他们没有老师教,没有老师管。” 
  1994年,武强县职教中心成立了师资班,对教学成绩优秀并长年坚持在教育一线的代课教师进行培训,李孟轩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师资班。那段时间是李孟轩最繁忙的时候,周一到周五他在学校教课,每周六、日骑车到县职教中心参加培训,有些空闲时间不仅要备课还要复习培训内容,可他说,那段时间也是他觉得最有奔头的一段日子,代课多年终于看到了转正的希望。三年后,李孟轩毕业考试合格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书,经历了12年的代课生涯后终于转正成为学校的正式老师,工资逐渐涨到了500多元、900多元,现在实行绩效工资以后每月能拿到2000元,一下子挺直了腰杆。
  李孟轩说:“国家一直在努力提高教师待遇,特别是乡村教师。现在老师们拿的工资高了,教学条件好了,就连交通条件也好了,村村都硬化了路面,从学校到县城骑摩托车不到20分钟,老师们也不再一门心思往县城里调了。现在做老师可比原来幸福多了。”
  乡村孩子不容易,他们面临更艰难的成长环境,乡村教师要付出更多的爱,现在很多学生都叫他“老师爸爸” 
  26年,李孟轩坚信着“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的教育理念。他说,“乡村的孩子不容易,跟城里孩子相比,他们面临着更艰难的成长环境。这就需要乡村教师要比城里的老师付出更多的爱。” 
  李孟轩对班上的后进生、父母离异的学生、身有残疾、家遇不幸的学生尤其照顾。他说,这些孩子就像受伤的小树,需要用诚心来修剪,用爱心来滋润,用耐心来呵护,让他们重新快乐起来,重新找到自尊与自信。 
  有一年,李孟轩听说班里的学生郭红辍学了,原来是秋收期间,她的父亲因车祸身亡,多年疾病缠身的母亲,经不住这一噩耗的打击也撒手人寰。她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十分贫困。了解情况后,李孟轩拿出一个月的工资给郭红救急,又将她的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使她得到了乡民政和“希望工程”的捐助。 
  几年前,武强县办起了“寄宿制学校”,李孟轩也被调到现在的留贯明德小学。学生们大多是第一次离家住校,年纪又都还小,这下李孟轩不仅要当他们的老师,还要当“父母”,照顾学生们的日常生活。 
  去年冬天,一个叫李泽的三年级学生晚上打水,提着暖壶往宿舍走时,暖壶柄突然断裂,被开水烫伤了脚。正在学校巡视的李孟轩发现情况后,立即把小李泽抱到自行车上,火速赶到村卫生室,叫开了医生家的大门。李泽的脚上烫起了好几个大泡,还被袜子粘掉了一部分脚皮,痛得他直掉眼泪。李孟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停地安慰他。到学校后,由于李泽活动不方便,李孟轩就和学生们一起帮助他打饭,背他上教室学习,直到他能自己走路。 
  现在很多学生都亲切地称呼他“老师爸爸”。李孟轩说,做乡村教师几乎快一辈子,与同学们之间的每一个故事,点点滴滴汇聚成河流流过心田,眼前显现的都是美好的画面。每次想到这些,他都觉得自己是值得的,是幸福的。
  “做一名合格的乡村教师,提升教学质量是第一位的,乡村教师的素质提升了,村里娃才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李孟轩坦言,作为一名乡村教师要面临不小的工作压力,如何不断提升教学质量自然是第一位的。学生成绩在乡里、县里乃至市里的排名是教育部门考核学校、学校考核老师的主要指标。“可是生源质量、教学环境毕竟有所差别,我们当老师自然不敢放松,这也是对学生负责任。” 
  另一份责任来自帮助学生顺利完成升学。尽管“小升初”属于国家义务教育,但在几年前李孟轩教书的学校确实还存在着孩子读完小学,家里人就不让继续上学,直接进入社会工作的情况。这种情况多出现在女生身上。李孟轩多次到学生家登门拜访,尽力劝说。“说到底,家庭的经济还是主要原因。自从国家实行义务教育全免费以来,这样的情况如今几乎不再出现。” 
  “国家对于教师从业的要求越来越高,教书再也不是当初‘拿起粉笔,走上讲台’那么简单的事。”李孟轩告诉记者,2001年学校通知老师们都要参加普通话考试,成绩需达到二级甲等。这对说惯了家乡话的李孟轩是个不小的挑战。为了能达标,李孟轩狠练了一段时间,最后总算顺利通过。类似的职业考试还包括了计算机、英语等,李孟轩笑说,最初像自己这样“老资格”的乡村教师确实对此类考试有过不解甚至抵触,心想着“不过是教村里娃娃读书,哪里需要这么多要求”,后来老师们都明白了“如果村里的老师们素质都提升不上去,又何谈让乡里娃享受更好的教育呢?” 
  让李孟轩高兴的是,如今乡村教师已经能获得越来越多的培训机会,学校的骨干教师可以到县里、市里乃至外地参观学习,带回好经验、好做法,但李孟轩仍然希望这样的机会可以再多一些,让更多的乡村教师从中受益。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地址: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大庸桥街道月亮岛社区十一组

【主办单位】:张家界市国学教育研究会(全国社会科学普及基地、湖南省社会科学普及基地、张家界“孔子学堂”)

建站日期:2008年8月8日 联系我们: zjjgxw@163.com TEL:0744-8266098

湘ICP备09022261号  51.La 网站流量统计系统

分享按钮